与美国的四个月 Four months with US

New Jersey的路上, 眼前刚刚划过了“Welcome to Connecticut“的牌子,Radio里就响起了康州小学枪击案的新闻,在这之前ESPN播着有关林书豪几年来的起落,算是有很多未知,被裁员,替补,林疯狂, 一直到12月14号与Celtic的比赛中仅拿5分. 在父母跟国内的同学又一次开始质疑美国社会的稳定和安全时, 12万人已经向奥巴马请命要求政府限制枪支销售, 今天的新闻里议员在国会里提出了限制枪支的草案,虽说困难重重,但希望在将来枪支在美国的意义是保护而不是伤害.

美国是一个充满适应的社会,当在慢慢了解了人种,大学生活,社交礼仪之后, 我才开始喜欢这个细致的社会. 这个国度的神奇之处在于,社会的规则在大多数情况是无可商量的, 你有一个appointment在十点钟而9:58分的时候你还在路上飞奔,在10:01分到了的时候, 你就得为自己的迟到买账了. 但在铁一般的规则下总是存在很多让人惊喜万分的感动. <What would you do>里替流浪汉里出头的食客,纽约冬日里给街客, 拉里-德普里默带来靴子的警察, 和德州接到了罚单和夹在罚单里$100的年轻父亲, 这个资本主义社会由此焕发出了它独特的神秘感, 究竟是什么让财富,身份和规则的地位受到了人性如此大的冲击.?

在家里放松了几天以后,今天开始出去坐火车到附近的城市跟朋友闲逛.因为对New Jersey Transit的schedule不够熟悉, 回来的时候需要transfer. 因为不是很满意接下来两个半小时的行程, 我开始像列车员询问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早点回到New Brunswick. 在很快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, 我坐在窗边, iphone5 早已经跪了, 我看着反射的影子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悲剧, 当初要是没把脚架落在Dover的Mexicon Restaurant的话, 现在就在沙发上跟侄女儿探讨人生了…正想着,窗户里看到过道另一边的哥们儿朝着我走来, 深棕色的卷发和深邃的五官,覆盖面很大的胡渣子却搭配着特别考究的trenchcoat和suit. 这般车经过的大多是hispanic town, 我也正准备跟他用西班牙语聊聊打发时间, 就看到他手上galaxy III里我的目的地. 于是他开始详细告诉我从secaucus station下车后冲North corridor 3分钟内出发的那般车.运气好的话可以赶在12点之前到. 我一边谢着一边琢磨12点回去哥哥他们肯定都睡了那我只好在这个小镇里走20分钟那应该还蛮酷的, 之前跟思哲在凌晨两点道别时也是一个人走在Downton Boston自个儿觉得就像个gangster或者badass. 可是这哥们儿并没有给我这个选项: “Is someone picking you up in the station or just a cab?” 在解释了我白目又自信的计划之后(其实主要是身上没有一分现金了), 他从口袋掏出20刀说”get a taxi, and stay safe. You are just in college.”面对雪中送炭的20刀我只好露出一种欲拒还迎的表态向他要银行账户, 他说你就先拿着钱, 在美国社会里, 我们互相帮助, “and It’s just like six years ago when I first came here life was hard but people were being generous and helped me out.” 我满脸激动收下钱说那现在可以把银行账号给我了吧!? 车停, 这位形象突然异常高大的哥们儿拿起行李只留下一句”Sorry my friend I don’t have a bank account, and I already missed my station so good luck and stay safe!”

一个月前, 当我带上围裙,工作服和手套走进食堂上班的那一刻起, 有关于美式平民价值观, 社会秩序和一系列关于美国的疑问才慢慢清晰起来. 我能想到的第一个词是..”Oh  Crap.” 这绝不是一句swear,这是一个事实陈述. 我开始了用手把吃剩下的沙拉, 冰淇淋, 鸡排, 汉堡用手抹到垃圾桶的part-time job. 就在这时我满是翔的眼里突然飘过了在Subway每天五小时工筹钱去澳洲的N同学, 家里房产丰富(在小镇湖边有一套我们周末party的condo), 却依靠外送pizza维持生计的T同学, 为去中国当志愿者而打工存钱的B同学, 不过想想还有谁能比我这份工更惨的?  噢不等等, 这位开BMW 328送我来NJ的S同学, 在15岁的时候开始了garden center的除草工作, 因为墨西哥老板不喜欢小毛孩的关系,他一旦做错事,他的工作就变成了到化粪池底下疏通管道.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”我他妈当时就已经臭晕了”. 这位看似有着苦逼童年的S, 他的父亲是Macy’s进口部的经理,母亲在feDex有一个不错的工作. 而现在的他依靠帮不同家庭设计英式花园庭院过着小资生活. 只不过当年的那些hard-time给了那个17,8岁的少年一颗强大的内心.

至于我,也不像当初怕脏而拖慢工作进度, 因为不懂规则于是行动不足, 对文化不够尊重, 对不同的人少不了judge.

Be cool with the different world, and chill with various people, that’s the college.

还有, 我赶上了3分钟内的那班列车, 也在午夜之前回到了家. 感谢这位陌生人, 他来自埃及, 银行账户未知.

 

 

ps: 三小时后就要由las vegas出发开始徒步大峡谷啦, 不知道9天的时间会不会很顺利. 末日快乐

 

12/19/2012·New Jersey

Kwans